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参政议政
“两会回眸”——书面提案:加强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助力破解科技创新企业融资难题
发布日期:2021-06-24

扬州的科技创新企业基本处于发展初期,融资需求极大。但是科创企业普遍存在发展规模小、可抵押资产少、财务制度不完善、成长性不确定等特点,符合融资需要的条件微弱,很难受到资本的青睐。这一矛盾已成为限制扬州科创企业生存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建议,通过加强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记录纳税人信用信息,揭示信用状态,预警、防范和约束失信行为,把信用作为科技创新企业发展的新资源要素,可以成为解决企业融资的一个重要支点。

一、纳税人信用体系的内涵与建设现状

纳税人信用体系是近几年提出的一个新概念,其内涵十分宽泛,在北京、上海等经济发达地区也是处于探索发展的推进阶段。通过调研,综合各方观点,我们认为:纳税人信用体系是以纳税人信用记录为基础,以纳税人信用信息共享机制为核心,以纳税人信用信息合规应用为支撑,以对纳税人的守信激励和失信约束为奖惩,以法律法规体系及政府强有力监管为保障的经济综合治理机制,目的是净化市场环境,降低经济成本,提高发展质效。

2014614日,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随着社会信用体系顶层设计的基本完成,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在很多基础领域和关键环节也取得了重要进展,如:全国性的纳税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基本建成,纳税人社会信用代码初步统一,等等。但实事求是的说,现有的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与经济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阶段不匹配、不协调、不适应的矛盾仍然较为突出,纳税人违规、失约、欺诈、偷逃税等非守信行为大量存在,这种情形在扬州也不例外。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包括:

一是相关法律法规建设滞后。目前,我国有关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的法律法规处于“半真空”状态,虽然已经出台了《征信业管理条例》,但缺少配套实施办法和操作细则,这导致相关单位在信息采集、披露、使用和隐私保护等方面责权不清,存在一定责任风险,进而影响其工作积极性。

二是信用信息“孤岛”现象未得到全面破解。政务大数据基础平台建设未能全面适应时代发展需求,政府部门之间“信息孤岛”和“数据烟囱”现象还普遍存在,实现政务数据、互联网数据、运营商数据有效融合、深度共享有待时日。

三是信用市场培育不充分。纳税人信用信息使用者大多建有独立的信用评价体系,采用或采信第三方征信机构提供的信息主体信用报告的意愿较低;进入基础数据库的纳税人信用信息种类不多,多数处于原始待加工状态,参考价值难以达到使用者预期。

四是守信激励力度不足。各地在“守信激励、失信惩戒”方面推进有限,不守信纳税人没有受到足够的行政性惩戒、监管性惩戒和市场性惩戒,难以体现诚信示范效应。仍以扬州为例,目前的纳税人守信激励主要集中于银行信贷方面,其他方面涉猎较少;纳税人失信惩戒主要集中在限制法人代表高消费方面,痛感并不强烈。

目前,很多信贷产品往往以纳税人的纳税信用和缴税信息为主要放贷依据,利息低、手续简便、不需抵押,能够为优质双创纳税人提供更加便捷、选择更加宽泛的信贷金融资源。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如果不充分,将抬高科技创新企业在经济活动中的融资难度和成本,难以激发其活力和创造力。

二、关于加强纳税人信用体系建设推动科技创新的建议

按照依法依规、改革创新、协同共治的基本原则,以加强纳税人信用体系各环节建设为着力点,创新服务理念、保障制度和推进方式,建立健全贯穿纳税人全生命周期,衔接事前、事中、事后各环节的新型推动机制,不断推动纳税人加强科技创新,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是建立健全我市纳税人信用体系。据国家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总体规划并结合扬州实际,制定相关实施细则,建立纳税人信用信息征集、共享与应用长效机制;探索建立信用奖惩联动机制,推进纳税人信用信息在社会各领域的广泛应用,发挥好试点和示范作用;建立公共征信机构和市场化征信机构相互补充和协调发展的机制,规范纳税人信用数据的征集、管理和使用等各环节,从根本上保证数据的科学性、有效性和精准性。

二是构建标准规范的系统平台。规划建立市、县(区)两级纳税人信用信息数据库,实现对失信纳税人在本区域内的锁定和限制;积极推进纳税人信用信息数据库标准、征信技术、数据交换和信息安全等标准化的建立和完善工作,为互联互通奠定基础;各县市区政府要按步骤、有计划,加强部门基础信息化建设,建立健全本地区纳税人信用基础数据库和发布平台,加大信用信息公示,健全数据征集、更新和发布的常态化机制,提供源数据支撑。

三是先行先试,推进重点领域信用奖惩示范。从市场准入、经济消费、社会生活、表彰评优等方面,建立分类和奖惩力度轻重有序的信用奖惩联动机制,按照“宽进、严管、重诚信”的思路,放大信用奖惩联动示范应用;开展行政许可和行政处罚信息双公示试点,实现信用信息一站式查询,强化对诚信纳税人的绿色通道、点对点等特色服务;通过区域信用信息平台的信息共享,推动建立行业信用等级分类管理制度和行业信用监督管理系统,逐步实施行业信息系统与区域信用信息平台进行对接,形成行政机关、事业单位、金融要构、行业协会和全社会全方位、立体化的的信用监督管理和奖惩机制。

四是强化引领,积极培育和发展更大规模的信用市场。政府应发挥导向和带头作用,探索信用采购新模式,逐步实现查询、应用纳税人信用信息常态化,让纳税人信用信息成为政府服务的重要依据。按照《征信业管理条例》的要求,积极支持公共征信机构、第三方征信与咨询机构发展;通过转制、特许经营等方式成立市场化的征信评估机构,尽快形成具有一定公信力的市场主体;带头在行政许可、政府采购、科研管理、政府资金支持申请等过程中率先使用纳税人信用信息及产品,逐步把行政部门内部的纳税人信用分类监管和第三方信用产品使用结合起来,引导和培育纳税人信用市场;进一步发挥行业协会的自律作用,提升纳税人的诚信意识,促进形成诚信、公平、有序的市场秩序;严肃查处违规泄露、篡改纳税人信用信息或利用纳税人信用信息谋私利的行为;建立健全纳税人信用信息异议申诉投诉制度,规范处理流程,帮助纳税人解除后顾之忧、去除资金烦恼,集中精力谋创新、谋发展。(陈建华)